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辙鲋 的 博客

路旁车沟里的水是我的天地,随着雨的来临,可能会被带到沟河湖泊,但决不游向大海··

 
 
 

日志

 
 
关于我

少年受苦,双亲早离,高中毕业,从戎投笔。一十六年,告别军旅。 转业地方,安置原籍,市委八年,又调科局,半百二线,弃政为黎。 日从家政,维护邻里,赡养高堂,扶持儿女。早晚锻炼,保重身体。 电视麻将,从不恋迷。爱好广泛,从不专一,只为心悦,舒展眉宇。 助人为乐,不计名利,与世无争,养心平气。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苏东坡在定州  

2017-07-13 22:24:18|  分类: 家乡逸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苏东坡在定州  辙鲋收藏 - 辙鲋 - 辙鲋 的 博客
雪浪石是河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苏东坡在定州  辙鲋收藏 - 辙鲋 - 辙鲋 的 博客
范曾绘《苏东坡赤壁吟啸图》
 

现代生活的纷繁复杂,让人们常常羡慕古人的生活和意趣,这之中应首推苏东坡,因为他无论在哪里,在何种处境中,都始终是个“有趣的人”,是一个“生活家”,特别是,他竟然还与河北有着一段不解之缘。

苏轼与定州之缘,虽然只有飞鸿踏雪般短短半年时间,却留下了绵延近千年的佳话。苏轼于定州,是文庙里的龙凤双槐,是街头巷尾热闹的大秧歌;定州于苏轼,是与家乡迥异的“天僵雪峰,地裂冰谷”的北国风光,是“尽水之变”的雪浪石,是“漱松风于齿牙”中山松醪酒。

人生到处知何似

1093年,宋哲宗赵熙在位,九月,高太后去世。高太后垂帘听政时期。赵熙虽然已经即位,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旧党对新党臣僚大肆倾轧,而自己却形同傀儡,无能为力。而苏轼在当初乌台诗案时,对新政颇有微词,这在赵熙心中种下了不满的种子。

乌台诗案让苏轼站在了悬崖边缘,幸亏赵熙的父亲神宗赵顼没有批准斩杀苏轼的奏章,“黜居思咎,阅岁滋深,人才实难,不忍终弃”。处于知遇之恩,作为臣子的苏轼极尽本分,一门心思为国着想。在其他朝臣眼中,乌台诗案时,苏轼因讽刺新法,自然成为“旧党”一员。但苏轼并没有这么想,他所有的出发点都是为政之利弊,党派之争似乎不能入他耳目。神宗去世后,高后听政,旧党东山再起,纷纷要求恢复旧制,而苏轼却直指新法中有很多切实可行的内容,应该进行区别对待,不能仅凭意气用事。

不以党派左右自己的政见,这让苏轼在朝为官的几年中,几乎触犯了每一条做官成功的潜规则,既不容于旧党,也不容于新党,却成了党阀之争的焦点,几乎成了所有大臣的“政敌”。

既不容于朝廷,也不受帝王待见,干脆就找个清闲的地方独善其身。苏轼的确是这么想的,1093年6月,元祐八年,苏轼上书赵煦,请求外任越州。此时高后病危,已亲政的赵熙不再是当初蜷伏于高后羽翼下的傀儡,而且早就看不惯自己这位老师了。你想去越州享福?我偏不遂你之愿。诏书下,苏轼“除知定州”,理由看起来无懈可击:“眷吾北圉,虽无一日之虞,而中山巨屏,实难其帅,藉卿之重,姑辍以行。”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在苏轼上任之前,与他相守25年的妻子王闰之去世。接着,高太后又去世了。后者对苏轼的政治生涯影响深远。高后垂帘听政期间,苏轼一路升迁。没有了高后的庇佑,苏轼首当其冲。

尽管苏轼曾前后为赵熙“侍读”五年,但仍被哲宗视旧党。但苏轼身为朝廷要员,出守定州这样的边远重镇,理应陛辞,但哲宗以“本任官阙,迎接人众”为由,拒绝临别一见。对此,苏轼感叹“陛下听政之初”即“废祖宗临遣将帅故事”,“厌闻人言,意轻边事,其兆见于此矣”,“臣备位讲读,日侍帷幄,前后五年,可谓亲近。方当戍边,不得一见而行”。而即便赵熙冷眼至此,苏轼并未心灰意冷,担忧的仍是“急进好利之臣”鼓动年轻的哲宗贸然行事。


苏东坡在定州  辙鲋收藏 - 辙鲋 - 辙鲋 的 博客

苏轼是定州秧歌的鼻祖


应似飞鸿踏雪泥

宋哲宗元祐八年,即1093年,年近花甲的苏东坡以双学士衔出知边防重镇定州。彼时,北宋设定州路,管辖8州,在地理上与辽紧傍相邻,是真正的边塞之地,军事重镇。

初到定州,苏轼感叹,与家乡四川眉山“春夏多雨,秋冬少霜雪,冬无苦寒,夏无酷暑”迥然不同的是,这里“冲风振河朔,飞雾失太行。相逢不相识,下马须眉黄”。边防重镇的军事地理又让这里别有一番景象,“边城岁暮多风雪”,“玉帐夜谈霜月苦,铁骑晓出冰河裂。断蓬飞叶卷黄沙,只有千林霥松花”。即便到了上元节,仍是“牙旗穿夜市,铁马响春冰。”

虽然被贬定州前连遭打击,但苏轼并未就此消沉。“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苏轼虽远在定州,仍不忘自己身上的职责。这一年,河北诸路相继遭灾,百姓日趋陷于贫困。苏轼初到定州,时常忧心朝政,闷闷不乐,直到新任主簿李之仪报到。之后,二人一同采风巡访,逐步了解到“帑廪日益困,农家日益贫,禁军屡逃亡,饥迫聚盗贼”的情况,定下了“择吏”、“强兵”、“富民”之策,肃贪倡廉,“警众革弊”。

既然是边防重镇,苏轼首先着手军务整顿。长期以来,定州军纪松弛,贪污盗窃成风。有持杖入库,盗取公物,监司明知不办的;有滥开禁地,变通合法化的;有公开赌博,聚首为盗的;有官吏苛扣军饷,放债取息的;对这些积弊,苏轼均予以查办。首先对定州路副总管王光祖、都统石曼华等违法乱纪的高层官员进行严厉处置。对千夫长戈振飞等一批苛扣军饷、聚众赌博、放债取息、执法犯法的中下级军官“付狱按治”,对少数罪大恶极者“捽首斩之”,大得民心。

定州地处大宋边陲,北临契丹,自“澶渊之盟”以来,“承平百年烽燧冷”的状况,造成了人们思想麻痹,高枕无忧。特别是军纪一度废弛,将骄卒堕,军中畏战情绪严重。苏轼一方面奏请朝廷,加强禁军边备。另一方面强力组织各村各庄少壮弓箭社,把年满18~45岁的青壮年组织起来,“带弓而锄,佩剑而樵。”一面生产,一面备边,分番巡逻,遇有“虏情”,击鼓相召,顷刻可致千人赴前自卫。

仅仅3个月,定州治下各县成立了由588个村组织的弓箭社651个,成员达31400余人,比所在地驻军总数还超过6000多人。“北贼必望而生畏,不敢轻举犯边”。

整顿军务之外,苏轼主要着力于开拓生产。为摆脱灾年困境,苏轼一方面明令禁止苛捐杂税,免税五谷。并两奏朝廷:实行“粮米减价”和“开仓贷米”,让农民“候丰年以新还官”。这样,“不惟乘此饥年,人户缺食,伏加赈济;又使官中却得新好白米充军粮支遣;及免年深转至损坏,尽为土壤”。另一方面,召民充分利用黑、白龙泉和唐河水源,因地制宜扩种水稻面积和传授栽种技术。在他的倡导下,百姓纷纷响应。是年该域千顷碧绿,农貌大为改观。

一日,苏东坡下乡巡访,听到插秧的农民在唱:“蛟子咬哇蚂鳖钻,挠洼苦哇插秧难,眼看水荒变成了米粮川。唱不尽的插秧歌,心里喜滋滋的甜。”生动朴实的歌词和活泼动听的曲调,吸引了这位既擅长诗画,又精通音律的大文豪。于是,他将词曲记录下来,稍加整理,定名为“插秧歌”。自此,插秧歌在定州北部男女老幼间传唱不息。后来,苏东坡又填过几首“插秧歌”歌词,以“水上白鹤惊飞处,稻田千里尽秧歌”的词句,描绘当年秧歌在定州一带的普及情况。“插秧歌”开始时为民间歌舞,后发展为有人物、有情节的河北地方戏曲“定州秧歌”。


苏东坡在定州  辙鲋收藏 - 辙鲋 - 辙鲋 的 博客

定州文庙内的东坡槐至今仍枝繁叶茂


泥上偶然留指爪

繁忙的政务之外,苏轼也有自己的解忧之法。苏轼爱酒,虽不及酒仙“会须一饮三百杯”,却也“一日不可无此君”。

在由京城到赴定州任的的路上,苏轼一行夜渡漳河,护送车子的士兵点燃松明火炬,以看清河水的深浅,漳河上顿时弥漫了浓烈的松香味。苏轼在渡河时,突然被这松明火炬所散发的气味所刺激,联想到自己四处漂泊的遭际,不禁感叹,松是千岁之质,都没能逃脱斤斧和火烧之厄运,何况自己。

苏轼从《抱朴子》获得灵感,要以松柏酿酒。在此之前,他曾尝试过蜜酒、葡萄酒酿造。取松针、松果熬成水,苏轼设法投料酿制成酒。拆封开坛,苏轼细品此酒,酒味甘甜,略带苦味,足以匹敌京城递顿司酿造的皇家美酒!

由酒入仙,苏轼神思飞扬,“望西山之咫尺,欲褰裳以游遨。跨超峰之奔鹿,接挂壁之飞猱。遂从此而入海,渺翻天之云涛。”中山松醪的酿成,东坡自然也就想到了好友,除去请同僚李之仪、孙敏行、曾仲锡、滕兴公等一醉方休外,还派专人去雄州给雄州知州兼朝廷引进使王崇拯送去中山松醪,“郁郁苍髯千岁姿,肯来杯酒作儿嬉。流芳不待龟巢叶,扫白聊烦鹤踏枝。”

政务、诗酒之暇,苏轼难免思乡,却于无意中在中山后圃得一奇石。“黑石白脉中涵水纹,有如蜀孙位、孙知微所画石间奔流,尽水之变”。石之纹理竟与家乡画家笔法通神,苏轼意外之余,大为惊喜,取名“雪浪”。以白石坐盆盛之,琢芙蓉,激水其上,并名其室为“雪浪斋”。“尽水之变蜀两孙,与不传者归九原。异哉驳石雪浪翻,石中乃有此理存。玉井芙蓉丈八盆,伏流飞空漱其根。东坡作铭岂多言,四月辛酉绍圣元。”

苏东坡非常喜欢北方的大槐树。这种树木质坚实,枝叶茂盛,夏季里黄花满枝清香怡人,并且耐严寒抗风雪。苏东坡曾在雪浪斋(今定州文庙后)院里栽种了两棵。此树虽历经千载,但至今枝繁叶茂。

1094年闰4月3日,诏书又至。东坡以“讥斥先朝”罪名再次被贬,这次是南地英州。对苏轼而言,正如他应和弟弟所叹:鸿飞那复计东西。

知定州半年,苏轼以“一蓑烟雨任平生”的达观和兼济天下的责任感让定州面貌为之改观,也留下了让后世代代传咏的诗文与故事。 本报记者蔡云雷/文  (源于《燕赵都市报》(2017年6月4日) 14版

舞动青春  辙鲋收藏 - 辙鲋 - 辙鲋 的 博客
舞动青春  辙鲋收藏 - 辙鲋 - 辙鲋 的 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