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辙鲋 的 博客

路旁车沟里的水是我的天地,随着雨的来临,可能会被带到沟河湖泊,但决不游向大海··

 
 
 

日志

 
 
关于我

少年受苦,双亲早离,高中毕业,从戎投笔。一十六年,告别军旅。 转业地方,安置原籍,市委八年,又调科局,半百二线,弃政为黎。 日从家政,维护邻里,赡养高堂,扶持儿女。早晚锻炼,保重身体。 电视麻将,从不恋迷。爱好广泛,从不专一,只为心悦,舒展眉宇。 助人为乐,不计名利,与世无争,养心平气。

网易考拉推荐

传家宝之互动篇(上) — 我有“传家宝”  

2017-04-19 23:01: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前,《周末》面向读者发起了“传家宝”互动征文活动。征集令发出后,广大读者踊跃参与,纷纷来稿“晒”自家“宝贝”——皮带、镰刀、书籍、手艺……每一件物品背后都有一个故事,或是体现了勤俭持家、忠厚诚信的优良传统,或是体现了孝敬父母、好学不倦的良好家风。“传家宝”负载着传承家族传统和家族记忆的任务,这些凝结着父辈祖辈生活经历的物品背后究竟饱含着什么样的故事呢?

   一条牛皮带 

杨建(河南西峡)

老家山墙上挂着一条一寸多宽一米多长的黄牛皮带,它是我家的传家宝,这条皮带有很多年的历史,也有着长长的故事。

早年间,家里实在太穷了,缺吃少穿没柴烧,年年缺粮,新债压旧账。眼看六个儿子长大了,却没有一个媒婆来说媒,爷爷急眼了。找出家里那张卖不出去的牛皮,切割了一条一寸多宽一米多长的牛皮带掂在手里,吼道:“你们想打一辈子光棍吗?”大家都不敢吭声,只是紧张地摇头。爷爷说:“每年闹春荒,谁都吃不饱,家家都一样。要么你们扎紧裤腰带跟着我开荒点种,要么都出去拉棍子要饭……”

第二天,爷爷穿着破棉袄,扎上那条牛皮带(听奶奶讲,皮带硬得扎不住,爷爷扎上只为了吓唬孩子),带上水和干粮,领着孩子们到很远的山顶开荒地(近处的荒地都被开完了)。爷爷说,种上三年,多上粪,地自然就肥了,人勤地就不会懒。一家人是下定决心要把日子过上去。

有一天,大家累得实在没气力抡锄头,都说饿。爷爷头朝下脚朝上在一个斜坡处躺了一袋烟功夫,站起来,拍拍肚子,说:“真管用,不饿了,肚子里的早饭又给颠倒上去了,继续干。”那一天就挖出了六块荒地,高兴地起名叫“六倒砀”,就是说,颠倒了胃里的食物忍饥挨饿后才挖出来这六砀子荒地。到家遭奶奶一通骂:“你是大人不怕饿,想把娃子们饿死吗?”爷爷眼一瞪,说:“你知道什么?我就是想让他们记住,吃口饭不容易,不下定决心干活,会一辈子饿肚子。”之后的几年,粮食多得吃不完,家里翻盖了新房,父亲六兄弟都相继成家。

不论儿子孙子,遇到困难要退缩时,爷爷就会指着那条牛皮带子,说:“要么勒紧裤腰带挺过去,要么,让我给你打个皮开肉绽拉棍子要饭去。”

谁愿意拉棍要饭呀?我们堂兄弟表兄妹们都懂得一个道理:“咬牙干。”无论智商高低,不管碟大碗小,咬牙干下去,没有大出息也都有了小出息。那条牛皮带,时时在抽打鞭策着我们。


娶了99房媳妇的床单

蔚新敏(河北保定)

我家有条床单,比我父亲年龄大,算起来,已经70年了。

床单是“公勤”牌的,“上海公勤实业出品”,双人,橘红色,中间一簇大牡丹,四朵小牡丹分布在四个角,四菜一汤的架势。纱线纺织而成,花色鲜艳,款式古朴,挺括,质感,肥皂搓洗后,不褪色,晒干了也是平平整整的。

谈起它的来历,那还是新中国成立前,我奶奶给城里开典当行的亲戚帮工,亲戚托人从上海买了三条床单,奶奶看了眼一亮,试探着说半年工资不要,就换一条床单。那时候大伯要结婚,床单已备好,自己家纺的粗糙僵硬的蓝布。奶奶不知道哪根筋出了岔子,就想奢侈一把弄一条洋气点的床单。亲戚虽不舍,但是也没驳奶奶的面子。奶奶揣着床单回家,爷爷却恼了,钱不用在刀刃上却换了一块布,骂我奶奶败家,非要我奶奶退回去。我奶奶说打死她也不退,那犟驴劲,爷爷也没辙,只好由她。可奶奶跟大伯有言在先,这床单只能铺一天,大伯那时候才十八岁,懵懂地点头称是。

床单铺在大伯的土炕上,破屋子破炕立马亮堂起来,洋溢着浓浓喜气。婚礼因这条床单而震了,娘家人都忘了饭菜的简单,津津乐道上海来的床单。结婚第二天,奶奶就把床单收起来,说还有三个儿子,省着点用。后来,大伯的发小姚二蛋结婚,支支吾吾跟奶奶借床单,姚二蛋家穷得炕席都买不起,更别说床单了,奶奶爽快地答应了。

再后来邻居家娶媳妇,都来借,都很守信用,只用一天,不隔夜,早晨铺晚上还,我奶奶的床单成了“公关”床单。那么高大上的床单农村真不多,那许多年,附近的姑娘都愿意嫁给我们村的小伙子,跟那条床单不无关系。

有一年,奶奶答应了腊月初六借给对门用,而隔壁村的亲戚也要那天用,奶奶就犯愁了,权衡后,宁得罪亲戚不得罪对门。结果,那家亲戚说我奶奶小气,生了恨,跟我家断了往来。每每提起,奶奶都面露遗憾,没办法,真没办法,要是再有一条就好了。

1968年,我父母结婚也是铺的这条床单,之前我伯父们结婚也是这条床单。我奶奶做过统计,到我父亲这,这条床单共娶了99房媳妇。

我父亲之后,人们生活日渐好起,借床单结婚的就没有了,几乎家家都有一条床单。我奶奶发话这床单就归我家使用,可母亲舍不得用,每年只有春节铺,过了十五撤掉,手洗后收起来。四十多年,床单仅仅磨了点儿边,看不出一点儿破旧的痕迹。2000年,我朋友要画牡丹,借走我家的床单,一个月后送回来时沾染了点颜料,怎么洗都洗不掉。母亲幽默地说,这是床单起了私心,做好事留了名儿。

现在,各种时髦床单盛行,我家的老床单显得土气,然而我家依然沿袭着老习惯,春节期间,父母的床铺着老床单,一是怀念奶奶,二是沿袭一种精神,能帮别人就帮一把,再就是,再苦再累的日子也要努力为生活增添点亮色。


一把大号儿镰刀

赵向辉(河北保定)

每逢9·18国耻日,除了在防空警报拉响时默哀外,我还会在晚上祭拜一把大号儿镰刀,因为那是我家的传家宝,也是民间抗日的物证。

12岁那年,父亲第一次带我去割麦子,给我讲了这把大号儿镰刀的来历。

镰刀是祖上传下来的,好像是爷爷的爷爷,那时是个壮劳力,一个人能干两个人的活儿,地主都愿意让他干活儿,工钱也相对多一些。因为经常做一些割麦子、割草、割柳条、割麻、割蒿子等活计,他找当地最有名的铁匠打了一把大号儿镰刀,和一般镰刀比,又长又宽又厚实,说是用起来来劲。他靠给地主扛活儿养活了全家,还积攒了一些余粮,顺利度过了好几个荒年。

后来一代代传下来,每代人都有人使用这把大号儿镰刀,所以一直是锃亮锃亮的,也没有太多损坏。近些年,镰刀使用很少了,我把它带到了城里的家,用牛皮纸包了,挂在地下室的墙上,到了夏天则安放到我的书房里,怕潮气太重会生锈。

在爷爷那一代,这把镰刀除了是农具,还当过武器呢。爷爷被日本兵抓劳工后,分到了砍伐树木建房屋一组,需要自带工具,爷爷选择了那把镰刀。他们被带到60里外一座山的丛林里,每天有日本兵和汉奸看守,吃不饱住不暖,三天后就有人开始组织商量逃跑,爷爷也同意加入了。

到了逃跑的日子,瞅准机会,组织者一声令下,大家一起动手,把看守的两个日本兵和5个汉奸就给撂倒了,其中一个日本兵就是爷爷用他那把镰刀砍死的。大家向预先商量好的四个方向拼命跑,爷爷带着自己的镰刀,和其他十几个人跑进了一大片灌木丛,结果被树枝扎伤了右眼,后来化脓了,瞎了。爷爷和其他人都没敢回家,怕日本兵找上门连累家人,在附近村靠打零工度日,三个多月后捎口信儿打听好了才敢回家,但一直没丢掉这把镰刀。

这把镰刀在父亲手上时,主要用来割麦子,总比别人割得又多又快。父亲被当时的公社和生产队评过生产能手,当然,很多人也知道他那宝贝镰刀的来历。

镰刀到了我手上,虽然不再使用它,但我一定会保护好它,保养好它,不让它损坏和锈蚀,让它成为一面精神旗帜,一直传承下去。


夜里眼,星星灯 

田浩(河北石家庄)

我家祖上传下来两件宝贝:夜里眼和星星灯。

祖上家道殷实,据父亲讲,爷爷在方圆百里是出了名的“治家立业”人。他爱早起,生产队安排他一年四季看林护田。天刚麻麻明,星星还亮着,他就起床了,拿上一根桑树叉,哼着《玉堂春》里苏三的调调,唱着自编的戏词:田老汉离开热炕被,月亮照我到地头,未曾开言我内心欢,过往的君子你听我言,咱庄稼人,星星灯来夜里眼,那一天都多收谷两碗……出村口到河地里看护一大圈子回来到井上,挑回家两桶水;再回村里坡地巡视一遍,拾一捆柴火回来吃早饭。

与早起相比,爷爷更爱晚睡,他说:“练就一双‘夜里眼’,没人给你白眼。”晚饭后,整治劈柴,垫牛圈,勤来勤去搬倒山;打磨家具,做的木凳,拿到集上很抢手,都说“夜里眼,活儿还真不差”。他对一家人要求很严,大人小孩必须早起。爷爷说:“两个早晨等于一天工,三个晚间等于一天工,大凡娃娃读书,大人做田,若能用好‘夜里眼’和‘星星灯’,想受穷都难。”

父辈牢记爷爷的训导,接过了“夜里眼”“星星灯”,带领一家人早起晚睡多干活。邻居斜眼三爷总爱给我开玩笑:“浩浩家小孩大人不生灾,一年到头都是吃的第一桶水。”三奶奶说:“别家柴火不够烧,你们家柴火垛好几个,还净是好柴火。”是的,我们家棉花秆芝麻秆一收就垛起来,到过年蒸馒头、煮肉时才使。母亲说:“过年烧花柴,来年就发财;年里烧芝麻秆,来年日子香满满。”

我常常记得,父亲夜里给生产队搓荆子绳,半夜半夜地搓,刺棱刺棱地响。我们那里是芝麻产区,收割芝麻时,要大量使用荆子绳这物件。荆子绳是取材于坡地边的龙须草,搓得要细要结实,这确实是个技术活。父亲不光给我们三队搓荆子绳,一队二队四队五队八队的荆子绳也是由他来完成。给我们队搓绳子算“出工”,别的队是给折合成粮食。那年月,我们家上学的七个,九口人吃饭,干活顶事的只有父母两个人,母亲说:“这么难,你们还能吃饱饭,还能去上学,要不是你爹长着‘夜里眼’,点着‘星星灯’额外挣工分,你们可想吧!”

我和爱人怀揣着梦想来到城市打拼,每天早早起来晨练,做早饭。我上班十几年,没有迟到过,月月都是全勤,季季都有奖金。晚上读书写作辅导孩子,一家人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这些都得益于祖辈传给我们的“夜里眼”和“星星灯”,这比金山银山还金贵百倍。

感激感恩夜里眼星星灯,一定要辈辈传承。

(源于《燕赵都市报》(2016年9月25日) 04版))

 美图欣赏 - 辙鲋 - 辙鲋 的博客

精彩无限  点击进入

点击这里浏览更多精彩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